當前位置:首頁  媒體視角

【文匯報】廖昌永上音“日?!?,“大忙人”在忙些啥?

發布者:肖陽發布時間:2022-09-29瀏覽次數:12

匯演Live小編對上海音樂學院院長、上音歌劇院院長、男中音歌唱家廖昌永的直觀印象。


上音原創歌劇《康定情歌》,這是廖昌永在20多年前就想做的舞臺作品。在上音歌劇院,匯演Live小編親眼目睹廖院對該劇的全身心投入——與所有主創溝通細節,對師生走位表演展開細致的專業指導,在排演間隙接受聲歌系學生的采訪……他的時間安排精確到“分”,到了飯點只能喝上幾口外賣雞湯。


作為上音學科帶頭人、教授、院長的廖昌永,在校園里揮灑汗水。而在熒幕上,我們看到一個技藝精湛的歌唱家,一個知識淵博的導師——老牌音樂綜藝《中國好聲音》里,有他“格局很大”的專業點評;在央視《詩畫中國》節目中,廖老師攜手音樂劇演員阿云嘎,古裝演繹《快雪時晴》,帶領觀眾感受動人的師生情誼。


今天是教師節。廖昌永時常提起恩師周小燕對學生進行的“四門”教育——敞開心門、打破師門、走出校門、跨出國門。而當年,蔡元培、蕭友梅、黃自等先賢,創辦了上海音樂學院的前身國立音樂院,所秉承的宏愿是“一方輸入世界音樂,一方從事整理國樂,期趨向于大同,而培植國民美與和的神志及其藝術”。


上音前輩和恩師們的理念,在廖昌永身上延續——“優秀音樂家一定是涉獵多學科的,得不斷擴充和打破自己的外延,去和從事不同藝術門類的人交流學習”。用廖院長的話說,他參加《中國好聲音》等節目,“是為我們學校的學科建設、人才培養做市場調研”?!按竺θ恕钡娜粘?,告訴了小編相互借鑒、交融發展的真諦。

圖片

在廖昌永上陣排演歌劇《康定情歌》的全過程中,有對教師團隊、對學生的全方位帶教,有對上音各學科聯合作業的思考,凝結著他作為一名文藝表演工作者、音樂教育工作者,對自己的音樂事業所投入的理想信念。

“這不是一部簡單的愛情戲,而是把個人生活、感情融入到火熱的社會主義建設時期大背景下的一部作品,謳歌了‘兩路’精神、民族團結,描摹了尚鏞、嘎瑪、次旺等那個時代的英雄群像?!绷尾勒f。

廖昌永介紹說,為了這部作品在上海的首演,一個月來上音全體演職人員實行封閉式排練,嚴格執行學校的防疫規定,竭盡全力打磨演出的各個細節,希望給上海觀眾奉獻一臺高質量的歌劇。完成9月1日-4日上海的首演之后,該劇還計劃在11月參加大涼山國際戲劇節,并且來到成都進行演出?!巴ㄟ^精心的籌備和排演,我們也希望當四川當地的觀眾感受到我們創作的誠心和演出的用情?!?/span>

圖片

、

以下是廖昌永老師接受匯演Live小編采訪的實錄(以廖老師第一人稱呈現)
創排《康定情歌》的過程,
是對歌劇這門藝術綜合性的探索
這是一部廖院想做了20多年的作品
堅持不用擴聲,嚴格把關這部中國原創歌劇的音樂性
歌劇是以音樂為主導的一門綜合性的藝術。這次排練期間,我主要是把關《康定情歌》歌劇化的專業表達。
根據上音歌劇院的聲場特點,我們堅持不用擴聲,因為這樣才能體現歌劇的魅力,包括交響樂的肢體和層次感等創作技法,才能聽得出來。像是演員站在哪個地方,既能滿足聲音好聽,又能滿足劇情的合理性,這些都需要很多技巧。

圖片

舉例來說,合唱演員不能像參加音樂會那樣排成一排,而是要在舞臺上保持一定的隊形,這就要考慮如何保持樂隊和人聲的平衡。如果不用擴聲的話,舞美怎樣才能讓聲場變得科學?這些都是我在創排時要思考的內容。
合唱的使用有些是表演性的;有些是功能性的,營造氛圍;有些是作為背景的,遠處傳來一些歌聲,對現場產生襯托??偟膩碚f,這次《康定情歌》的合唱協作是非常漂亮的。

圖片

圖片

燈光對氛圍的營造,有些是表現春天的、節日的氛圍,有些是表達愛情的,還有些是月光下的畫面……有些燈光只用剪影,有些一定要用暖光,還有些燈光是冷暖交織的,非常有層次感。假如像面光鋪得太滿了,燈光打下去,本來應該有棱角的、有柱形的或者有層次的看不出來,非得要把光收掉一些才行。

圖片


還有服飾文化,藏族女孩男孩在過節時和平時生活中穿什么樣的衣服,上世紀50年代的大學生穿什么樣的衣服……除了服飾還有建筑,都是和歷史息息相關的。所以,在《康定情歌》的最后,大屏幕上會放一些歷史上修路的照片,也是為了強化當年歷史背景下的艱苦卓絕。
雪山之巔,當年修路的人們,每一公里都站著一個烈士的英靈?!犊刀ㄇ楦琛肺枧_上為什么要有“大雪崩”?就是為了體現當年修路過程中的艱苦,那種環境的惡劣。我看到有張照片,人家都是拴著鏈子,吊在半山腰上去修路,不像現在有現代化的機械,那時全靠人鑿出來的。所以我們這部歌劇里,有男主人公對心愛姑娘的祭奠,更有對英烈的祭奠……

圖片

我和李亭(《康定情歌》編?。┫肓?0年,要創作一部以歌曲《康定情歌》為主題的舞臺作品,為什么20年都沒有想好?因為我們想把《康定情歌》的外延擴大,想把作品的內涵變得更加豐富。

2020年,我和湘林(上海音樂學院作曲指揮系主任周湘林教授)一起去市里開會,我們想到了這百年來在黨的領導下所取得的偉大成就,關于民族團結、漢藏民族融合,大家共同為理想去奮斗的歷史,這些內容也體現在了《康定情歌》現在的劇本之中,讓作品的內涵變得更加豐富。

圖片

我們的劇本其實是有點難的,因為時空切換比較頻繁,所以我在排練時就跟李亭說,你給自己挖了多少坑在那兒?頻繁切換,有時候會讓觀眾感到神經錯亂,但其實也給舞臺帶來了空間,它在切換的同時,讓舞臺有了很多可能性,讓你覺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。

歌劇藝術,音樂的協作很重要。其實真正能抓住觀眾的心,音樂要起很大的作用,你得想方設法不讓觀眾閃神兒。音樂的戲劇的魅力,有些時候就是大美無言的,你無法用語言去描繪它,而是音樂都給你補完了。有時候我們舞臺作品制作者會有一個執念,就是什么都要交代清楚??善鋵嵨枧_上就是要有不合理,但是不合理,又是在情理之中的不合理。

圖片

圖片

當時我們在進行創作的時候,劇組一成立,編劇和作曲同時就開會了。歌劇,得有劇本的結構,有音樂創作的結構,這個結構里什么時候應該是獨唱,什么時候應該是合唱,什么時候是重唱,什么時候是戲劇爆發高點,它是有起承轉合的關系在里面的。

你劇本要有,我音樂設計也得有,比如在這一段里我需要有多少的重唱,需要有多少的獨唱,我的演員不能一直站在臺上。假如一個主演從頭演到尾,這也是很無聊的一件事。

圖片

圖片

我們研究一下國外的所有歌劇,大多數的男主角在臺上不超過40分鐘。當然像《茶花女》這樣的是例外?!恫杌ㄅ肪褪菑囊婚_場的《飲酒歌》開始到最后結束,男主角幾乎是貫穿在臺上,感覺好像沒下過臺似的,非常費力。但是你看其他的歌劇,主角在臺上的演出不太會超過40分鐘,你得合理安排演員。
我們的主創在寫歌劇的時候,角色不能來一段就是高音,這是受不了的,主角也要唱廢掉的。音樂結構也是有戲劇結構的,因為它不是歌,首先它是個劇,在劇里它的主題是會交織發展的。他的動機怎樣散發延伸,它是有音樂的體系在里邊的,所以像以前的作曲家威爾第、普契尼跟歌劇的劇本作家,簡直就是不停吵架,永遠到最后就是拔刀相向的。

在分秒必爭的采訪過程中,廖老師匯演Live小編說了很多關于上音原創歌劇《康定情歌》的創排心路,信息量豐富。聊完了《康定情歌》,廖老師又說起了他最近參與的一檔音樂綜藝節目《中國好聲音》,觀眾們經常在熒幕上看見以導師身份亮相的廖老師,他參加電視節目的初衷又是為何呢?我們來聽聽他怎么說。
參加《中國好聲音》節目,
是為學校的工作去做市場調研
打開內心的圍墻,
恩師周小燕先生90歲依然想學最新的知識
藝術是什么?藝術是來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,藝術創作包括藝術演唱是需要技術的?!吨袊寐曇簟饭澞拷M會邀請聲樂教師作為導師之一,其實節目組也想體現這個舞臺上的“好聲音”是豐富的,不僅僅有流行音樂的好聲音,還應該有多種多樣的音樂門類得到體現。
像是國外的音樂節目《The voice》,其中有唱歌劇的,也有唱《You raise me up》這樣的流行歌曲的,還有soul(靈魂樂)、bruce(藍調音樂)、R&B(節奏藍調)等等,節目所展現的是多種形式的音樂。

圖片

就像我們說的美聲Bel Canto(意大利語),其實講的是美好的歌唱,講的是我們用美好的聲音去表達作品。至于這種表達是用什么樣的技術?是用不擴聲的技術,民族演唱的技術,還是用重金屬、輕搖滾,或是像小野麗莎那樣的風格,其實不重要。關鍵在于,你的技術運用是對這個表達有用的,這才是最重要的。
對于我自己而言,一個音樂家不能只把自己限制在一個小框框里,還是應該要多元化發展。當年,蔡元培、蕭友梅、黃自等一代先賢,創辦了中國第一所獨立建制的高等音樂學府——上海音樂學院的前身國立音樂院,所秉承的宏愿就是“一方輸入世界音樂,一方從事整理國樂,期趨向于大同,而培植國民美與和的神志及其藝術”。這段話放在今天來看,指的就是要相互借鑒、交融發展。
音樂和音樂類型之間要相互借鑒,不同的藝術門類之間也要相互借鑒。不能說我是唱歌的,就只能唱歌。其實,要把一首歌唱好,需要很多內在的東西來輔助你,包括文學、歷史、戲劇等等。不然你怎么去表達它?你還要去涉獵多種音樂類型。
比如我現在要唱一個意大利作品,那我就要對意大利作品的音樂風格有所了解。我現在要唱一個四川民歌,要唱一個西南地區的作品,就要對西南地區的音樂民族音樂風格有所了解,不然唱得不像,就會“洋涇浜”的。我要唱新疆民歌,就要對西北新疆這一塊,它的主要調式和聲,主要特色的旋律有所了解。當我唱起來的時候,人家說“好像是的”,那說明你的風格沒有跑得太遠。
作為一個藝術家,學習是永遠沒有盡頭的。就像我們周小燕老師90歲的時候,她還跟我說,“小廖,你出去演出的時候,給我帶點最新的錄像帶、錄音帶回來讓我聽一聽,我不愿意自己跟現在這個世界離得太遠了”?;畹嚼蠈W到老,我們應該是要善于學習的。

圖片

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,特別是作為一個校長,現在我們學校里不只有傳統音樂的專業,像以前的管弦、鋼琴、聲樂、民樂等等,我們現在有很多新興專業和科系,比如電子音樂作曲專業、現代器樂與打擊樂系、音樂工程系、數字媒體學院、音樂劇系等等。我需要知道每個學科的專業特色,以及它們在社會上的發展現狀。
現在的音樂行業動態是什么樣的?我的學生畢業以后到哪里去?行業導師我們要請哪些人?我們不是經常說,“我是誰,為了誰,服務誰”。如果我作為校長連這些都不知道,那怎么去培養人才和服務大眾呢?這就是我去參加《中國好聲音》的初衷。
其實,參加包括《中國好聲音》在內的節目,也是為學校的學科建設、人才培養做市場調研,看看是否能跟我們的學校發展有一些結合。確實,我也在參加節目的過程中交到很多朋友,也看到了很多現在我們音樂發展當中,或者說我們的認知當中存在的差異,對于學校今后的發展,對行業之間的交流合作,乃至不同音樂門類之間的交融是有幫助的。
周小燕先生常對我們進行“四門”教育——敞開心門、打破師門、走出校門、跨出國門。要把我們心里的圍墻打開,去跟不同門類的人,比如學習音樂、藝術或美學類型的人交融。一個藝術家一定是涉獵多學科的,也得不斷地、不斷地去擴充和打破自己的外延。
我們經常說,讀書要把薄書讀厚,然后再把厚書讀薄。當你的知識面廣了,知識厚度深了,那么這個過程,就跟我們說“看山是山,看山是水;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;看山還是山,看水還是水”一樣的,這是返璞歸真的一個過程。
參加錄制《中國好聲音》的過程,不論是從自己的演出演唱上,對自己的教學上,還是對學校辦學的定位上,在朋友圈的擴大上,對我都是有一些啟發和幫助的。當然,作為校長和教師,還是要知道自己的主業是什么,我所做的所有這一切,都是為了我的主業而服務的。

“我不知道古人的生活是什么樣的,但我們知道師生情誼是什么樣的,廖老師就是我的老師?!币魳穭⊙輪T阿云嘎說。

圖片

在不久前播出的大型文化節目《詩畫中國》中,廖昌永與阿云嘎將舞臺改造成劇場,以精妙的音樂短劇形式,用獨唱及二重唱的層層遞進式唱段,演繹著趙孟頫和黃公望的故事,帶領觀眾感受這份動人的師生情誼。這首佳作的詞曲作者是上海音樂學院音樂戲劇系主任安棟教授。

圖片

舞臺上,快雪時晴的畫卷緩緩鋪展開。廖昌永化作趙孟頫,執筆題字,揮斥方遒,傳絕學、贈期許,醇厚的嗓音引觀眾入故事情境。阿云嘎也化身黃公望,撫今懷昔,點墨成畫,盼恩師踏雪而來,悠揚的唱段卻有著訴不盡的思念。而后恩師入畫,愛徒凝望,曲調揚起,絕美二重唱中二人高昂的歌聲蕩氣回腸,觀眾的心也隨之一齊揚起。

王羲之作《快雪時晴帖》,趙孟頫仿字,黃公望繪畫,后世又將字和畫合璧成卷。在瞻仰幾百年前的《快雪時晴書畫合璧》卷時,我們仿佛與古人置身同一場云開雪霽的畫卷中,古今交匯,融所感所想。

圖片

“快雪時晴”的傳遞正如廖昌永所說,“是中華文化的一個傳承,代表了前一輩對后一輩的影響、認可和期許”。前人隨手寫下的短信是漫漫藝術史第一個落筆點,后世文人接過筆桿洋洋灑灑寫下他們的體悟,百轉千回間厚重的卷軸層疊,形成千年中華文明珍貴的藝術瑰寶。

圖片

“人生是一場快來快去的雪,一片雪花一個嶄新的世界?!薄对姰嬛袊返奈枧_上這樣唱著。而《快雪時晴詩畫合璧》卷中的“雪”,依次串連起帖、字、畫三種藝術形式,承載著愉悅的心境、思念與希冀,銜接起歷史上三位偉大的藝術家,也印證了藝術融合的緣分。

圖片

阿云嘎說,“廖老師是我的老師”,其實,匯演Live小編深有同感。今年5月,匯演Live小編在家中上了一堂課——廖昌永老師云端開講《共鳴·共情·美好的歌唱》,再現他的恩師周小燕先生執教珍貴畫面。小編在學完這堂云端大師課后,也把課堂中的精華內容制作成了短視頻,以饗讀者。

“當你用真情去演唱作品,創作者和觀眾都會給你最真摯的反饋?!?/span>
正如廖老師所說,音符是他生命中流淌的深情,我們也期待著,廖老師在未來帶給我們更多“聲”入人心的好音樂。
官方彩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